假梨

病情复杂

《在第三十六年》repo 01一刷

爱您,我……(失语)等我晚上开电脑回复

Era:

是这样的,最初您在LOF里写,这是篇种田文,是甜的,是糖,是HE(说好的是HE的呢呜呜呜呜呜)于是我欢欣雀跃地打开了文,想着,好啊好啊,终于能吃到治愈向的文了。我最初看到您那篇文正好是在您的本子卖完之后的两天,于是开始只看到了前两章,看到萨列里和莫扎特两个人逐渐从过去的影子走出来,从死亡的阴霾走出来,读的时候心里带着潜意识的笃定,认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然后,昨晚,您放出了全本,我迫不及待地开始读后面两章。然后,在今日凌晨,抱着抱枕哭成傻逼,作势要哭瞎自己,哭一阵歇一阵,看到题目继续哭。就这么嚎了挺久,俩小时那样。


哦。


种田文。



 


 


以下是我的正文一刷repo,由于是想到一点写一点,所以完全无逻辑顺序可言,索性直接标号表示。


 


1.看到了好多电影梗,音乐剧梗,历史真人梗。双手相握啊,指挥的时候蹦蹦跳跳啊,小毛驴呀(大概小毛驴是每个莫扎特厨内心永恒的萌物)


2.莫扎特做的那个巧克力球是不是就是同名的那个莫扎特巧克力球!!曾经吃过构造确实好神奇啊。但莫扎特做的第二种甜品没有看出来是什么


3.您写文的时候用了卡农这首曲子。卡农,可能对于两位顶级的音乐家,尤其是不安分的极具创造力的莫扎特而言,可能不一定会极其欣赏这首曲子吧。这是我看到这支曲子出现时的第一印象。但后来又想,在这里使用卡农真的太恰当了。两位传奇人物啊,他们的人生中的最幸福的时光,是在莫扎特的第三十六年,只有短暂的一年的时光,养病,种田,无风无浪,好像是最普通的人拥有的,却是对于他们来说最幸福安宁的一段日子。那段生活日常的样子我大概闭上眼能想象出来,在那样一个美丽的小镇,温暖的柔和的明亮的阳光,莫扎特的笑容。这段日子是普通的,像卡农一样普通平常,但是载满了幸福与相互缠绕的爱情。那日子就是一曲卡农。


4.于是又想控诉,您的这篇文大概是我度过的最虐的同人了。您展现了二人那样努力的在命中注定的废墟之上艰难地重塑生活,修补关系,在失去之后重获了最美的一段时光,然后您又写了,这重获的最美满的幸福是如何被疾病,被注定相错的轨迹磨灭成粉末,把当初一点一滴搭建起的美好杀了个片甲不留。于是当初多甜的糖就成了多长的刀——那分别宛如在哈尔施塔特小镇上平常的一次分别,那星光如同萨列里求婚那晚的星光——您让所有当初的幸福都变成了最不忍回首的记忆,我甚至不知该如何重新阅读这篇小说,当初多么美好后来多么惨烈。我之前好奇,查了哈尔施塔特,那小镇太美丽了,以致现在我不敢去回想那美丽的风景。您说萨列里再也没有回到过哈尔施塔特,我能够理解他为何没有回去。那样明媚的过去真的能够被时间冲洗成平淡吗,人真的能从那样强烈的悲痛中走出来吗。过去成了活在现在的人颈上套索。


以及,莫扎特,法扎里那样美丽可爱的年轻人,宛如神赐的孩子,耀眼得如同夏夜的星光,在最后的时光饱受疾病的折磨,最终决定用自杀来挽回仅剩的美好的当初。命运对待他太不留情,他人生里最美好的日子,这样一看,真的是在他的第三十六年。由此小说标题成了巨刀,四十米哪够,这刀比四百米还长。


5.这也是为什么这篇文章能够如此虐心,让人如此难过。有的悲剧,如描写事业,描写追求,那些壮丽的题材配上种种不得所愿,所引起的悲痛是直接震颤灵魂的,是持久的钝痛,反而不一定引起巨大的波澜。但这篇悲剧,悲剧在于人的普通生活的那部分,就像电影《万物理论》,纵然男主人公是霍金,但情节描写的是疾病如何渗透了他普通人一面的生活。这是在写任何人都能理解的生命中的美好的破碎,于是它激起了范围最广阔的共情,一旦撞见,就一发不可收拾。


5.小说,在描写第三十六年的时候规避了很多可能遭遇的阻碍,比如不去做多考虑莫扎特的妻子与孩子,能够感受到您是如何一点一点地努力的突破长久缠绕他们的阻碍,比如萨列里对莫扎特的复杂感情,允许他们拥有一个最平静无波的,最普通的,但却是最最美好的幸福的一年时光。这一年美妙得像个午后的梦,这真的就是哈尔施塔特小镇里的一段梦境。正因为它太美好了,所以造成了后面两人分开,逐步揭露莫扎特病情,并最终来到两人重逢,莫扎特死去带给人的震惊。我们开始是试探地向前进,看到莫扎特的病好转,开始过日子种田的时光,于是我们斗胆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带着被您惯出来的勇气,终于开始奢求在同人的世界他们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即便这幸福里隐藏着危机,隐藏着不祥的预感,但我们装作没看到,抱着侥幸期许下一章的他们能够解决这些危机,但梦刚做到最美好的部分,突然撞上晴天霹雳,一颗颗毫无防备的心就这么给震个粉碎。


6.开始读完正文还没有崩泪点,仍处于被正文虐蒙的状态,之后看到您附上的莫扎特的遗书,最后一句,“见字如面,再见的那天,它将替我吻你千次”,瞬间开始抽抽。(肯定比梅林传奇513里的梅林哭得还丑。)从一个角度讲,莫扎特这辈子太苦逼,但他自始至终是那个喜欢撒娇,在信里堆上一堆甜言蜜语的孩子,“你的沃尔夫冈”,自始至终都是萨列里所认识的那个沃尔夫冈。唉。


7.读完正文并哭完的最后的最后,我开始看您写的那篇废弃版番外。其实我已经对这篇番外没有任何预期了,原文已经结束,发糖只会变成刀,捅刀还是捅刀……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半梦游的状态读的那篇文,大概是放弃治疗的样子。读第一页知道了这是个现代au,好多梗,关于米扎的那些(嘤但您从另一个角度——多么神奇!多么伟大!在正文虐成那个样子之后还能够另辟蹊径换个角度继续捅刀子!!我没有半点再讽刺的意思,就是真的,当时被这个梗(就是这么唱下去嗓子会如何如何的那部分)震惊到了!我以为我的内心将会完全毫无波动再不济再哭一场,但是!啊!又被虐到了!),又心如死水地继续读了下去,看到莫扎特在做梦梦到了正文里的事,这时我稍微有些好奇后文会如何发展他会作何反应,但是转念一想看这个页数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多延伸。等我读到大家齐聚屋子里的时候是真的。。内心毫无知觉(可以这样说吗)。番外如同一个平行宇宙,和正文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大概就是,别看他们那么甜,我不认的,我要把自己哭瞎,谁都拦不住我了)


8.关于活到爆。“我们的欢笑,愚弄了死亡与时光”,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在想萨聚聚您是在自己骗自己啊。这里没有对人生终有一死的豁达,而是在不想死却不得不死去不想分离却不得不分离的时候的自我安慰啊啊啊啊啊。能够感受到您是在试图从这个角度让这篇文看起来,不那么虐。但事实上它还是很虐,因为愚弄了死亡与时光,好像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成功。时光依旧让他们忍受着漫长的煎熬,死亡依旧带给他们沉重的悲痛。或许当时这是我的心境而没有完全理解萨莫二人的心理和这句话的高度吧,这一点只是我第一次读的时候的感受,我应该回头再去细读重读的,但。。。。嘤嘤嘤我暂时做不到二刷,不敢,也读不下去的。


9.总结一下我的心理就是,啊啊啊怎么办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让我不为这篇文而感到伤心,除非它所记录的事没有在文中发生过,但是这些就是发生过啊啊啊啊啊,莫扎特那么美好又死掉了,萨列里那么可爱又守寡了,他们那么幸福又悲剧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虐死了。


10.没买到本子。嘤。嘤。天哪好希望我能早一点看到这篇文赶上印调。太可惜了,如果我买到了我至少能抱着本子哭。。。


 


以上,这是我一刷之后的想法。超级琐碎,没能讲出什么人话,我仍沉浸在这篇文的余韵之中,又走不出来,又不敢再看,只能神叨叨地把我的感受输出成具象的文字。望您不要嫌弃。等我鼓足勇气二刷后会继续写repo的。


 


 


 @孢子梨 

评论

热度(5)

  1. 假梨Era 转载了此文字
    爱您,我……(失语)等我晚上开电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