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梨

@孢子梨

Repo for《在第三十六年》

啊啊啊我的嘉木(薅起来原地转圈)……待我评论里说

嘉木Lynn:

HERE💝! @孢子梨


先表白梨梨,MO全程过于激动而脑子不好使,似乎少说了很多份感谢和赞美..梨超级好看啊..!说明身份(.)以后二话没说先来了一个拥抱,现在回想起来太开心了又有点遗憾抱得不够实OuQ(早干什么去了


拿到本子以后当然是塞到背包里带回家——


到家拆开以后瞬间跃起,质感棒哭!黑色的信封里装着阁楼窥莫的萨老师和饮酒作曲的小莫卡片,金属贴又精致又帅气!(于是想起来MO上忘记求这个了,捶地)白色信封本来以为是freetalk之类的,拆开看到第一行意识到是遗信瞬间笑容凝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剧透orz),说好的..甜砖本呢!


在MO上买了一堆本子,本来是想小口品尝毕竟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但是明天就要开始上课,而这份repo是一定要写的。于是在咖啡店占了一个座位,用一个下午的短暂时光拜读完毕。


(废话说到这里,以下浅薄之人开始胡言乱语,梨get到嘉木的爱就好,有不恰当的地方还请包涵O3Q)


实际上,萨莫这一对最吸引我的就在两个人性格的天差地别。我想,对于热情洋溢又单纯清澈的莫扎特来说,为人写曲子、写“亲吻您一千次给您全世界的星星”或许只是因为喜欢,而愿意沉静下来和人牵着手走在洒满阳光的那不勒斯,会整夜思考如何爱,思考这份感情的沃尔夫冈,才是真真切切沉沦了的。


而对于萨列里,能让他摘下宫廷作曲家的面具,使他带些俏皮地开一个玩笑的人,才必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了。梨把两人的感情、他们对彼此的影响这样细腻又温柔地铺展开来,令人如何不爱啊。


“我要如何去确认/如果记忆已衰老得耳聋眼盲/那音乐是你在琴键上所弹奏/伴随着欢笑与歌声/而不是天国颂歌/对于一个垂暮之人的施舍/或只是漫长的余生中,/来自过往/一声孤寂而又荒芜的回响?”


多么美啊,却又令人叹息。像是床头沾着露水的玫瑰,纸面晕染开的墨水,隔着朦胧雨雾的一团月。


给病人送去的花朵虽是慰藉,却很快便会凋零。见信如晤,怕是徒增相思。对情深之人来说,有什么比失去彼此更难以忍受?可是他们两个人啊,又有多少时间能用来幸福。


莫扎特在1791年离开了世界,而萨列里却把沃尔夫冈从死神的羽翼下抢到自己怀里,于是他们才多了珍贵无比的第三十六年。


作为一个甜食爱好者,嘉木眼巴巴地看着两个人忽近忽远,只能心里默念这是甜本这是甜本来自我激励。


剧情线无需赘述,梨笔下文字的节奏超级喜欢,在午后做一道点心的静好,被疯人绑架的紧张都十分到位,让我想起3055,情感自峰顶缓缓流下,至于澎湃的瀑布。


那声音低得像是羊肠琴弦最后一缕余音消散前的微颤,那飘忽、怀疑、自我矛盾的情绪让它几乎不能被称之为一句情话,最甜美的三个字,反而格外让人感到刺痛。


终于在险些第二次失去以后流露的感情好比一次按头(.),两个人终于有机会看清彼此,也看清自己。可是萨列里仍矛盾挣扎,竟选择避而不见来企图继续逃离。


要如何去爱一样能够刺伤自己的东西呢?莫扎特作曲,对萨列里便是美好的痛苦,不作曲,又仿佛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也许这就是萨莫的虐点常比甜点多的原因吧..也许他们注定难以像普通人一样,安安静静地在某个地方携手终生。


因此这样的结局,也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读完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很喜欢两个人隔着栏杆抓住彼此的地方了,甚至觉得就,停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


除了美而哀伤的结尾,之前的甜蜜也是不可不提的。盯着账本呆愣愣地说“您好有钱”,给猫咪起名叫安东尼奥(后来竟然在想改成萨列里用于区分是要可爱死我),和凯抢驴,对着萨列里撒网捕捉,这版的沃尔夫冈也是一样的美妙无比!


不停嘱咐多穿衣服的萨列里更是温柔得不像话,叼着玫瑰爬楼求婚实在甜极了。更多的细节一时之间不能一一列举,总之就是,读来令人心动x


前面甜得人傻笑不止,后面又让人笑容凝固,被您这样调戏(.)以后,还是好喜欢这个故事。也许他们到不了洒着阳光的海岸,但这份情感曾那么深切地存在过,这便够了。


(最后,尽管我坚信他们会在天堂相遇,但是自.杀者是不是不能...(住口吧


再特别赞美咏华的在第六天!头顶黑暗天花板,全成璀璨星空。卡农在结局终于相遇。他们在两百年以后,终于凭借前世的记忆到达了那篇向往已久的海岸。太好了,太好了。您拯救了一个险些一丧不起的嘉木。


向来是一个不怎么会写评价的人,这点东西写了三个多小时,还希望梨能够感受到嘉木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赞美O3Q感谢您写出了这么好的一个故事。


以上。

评论(2)

热度(4)

  1. 假梨嘉木Lynn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我的嘉木(薅起来原地转圈)……待我评论里说